Hi,歡迎來到水專家

熱門搜索 ●如化合物增韌絮碳化粘劑選用總成 ●增韌絮凝劑對工礦工業廢水的處理 ●有機硅硅樹脂絮凝結粘劑如何運用 ●鋼塑絮凝固乳液法是預處理加工業 ●有機硅聚烯烴絮膠結分散劑如何應

水專家>資訊站>原水處理設備>正文

海水淡化進京項目前期工作即將啟動 國外海水淡化公司進軍中國的時機已到?

2019年06月28日 網絡整理

分享:

海水淡化進京項目前期工作即將啟動

在今年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天津市發改委主任張志強向大會建議,盡快出臺鼓勵海水淡化應用政策,破解水資源短缺對于經濟發展的制約。政協委員王晶也在兩會中提到了“海水淡化”,“在目前全球都缺水的情況下,海水淡化將為人類提供賴以生存的飲用水。”

對于缺水的北京來說,“海水淡化”并不遙遠。北京城與取水地河北唐山曹妃甸間正在進行破冰探索。海水淡化進京項目是除南水北調工程之外的另一個戰略構想。市政府計劃探索引入社會投資,科學謀劃相關產業模式,建立首都水資源安全保障戰略格局。

許多人關心,海水如何淡化?淡化后的海水能達到飲用水標準嗎?海水淡化能為缺水的北京城帶來怎樣的變化?

很優質:看起來像純凈水喝起來有點甜

在許多人看來,使用淡化過的海水似乎是很遙遠的事情。北控水務集團有限公司海水淡化事業部的員工們已經與海水打了三年多的交道,在他們看來,海水淡化不僅可行,而且“很靠譜”,“很多市民擔心淡化過的海水不能喝,其實不是。”

2010年3月,由北控集團下屬北控水務集團有限公司投資建設的唐山北控曹妃甸5萬噸海水淡化項目正式開工。該項目同時是百萬噸海水淡化進京項目的示范工程。

“之所以選擇曹妃甸來做海水淡化,是因為它有地理位置的優勢,受洋流影響,曹妃甸海域屬清潔海域,水質明顯優于渤海灣其他海域。”北控水務海水淡化事業部投資經理張一蘭說,該項目所使用的海水均來自海面下15米。

在北控水務辦公室里,來自曹妃甸海水淡化廠的灌裝水是員工眼中的優質飲用水,張一蘭不止一次地說,“看上去和普通純凈水沒有區別,喝起來甚至覺得有點甜。”

要生產出1噸淡水,需要抽取2.5噸海水作為“原水”。海水被抽出后,首先通過加藥-混凝沉淀環節除去海水大顆粒懸浮物,然后進入氣浮池進行預處理,后經過超濾、反滲透兩個主要環節,充分去除海水中的鹽分、懸浮物、有機物和藻類物質等,最后進入后礦化環節調節水的硬度和pH值,苦澀的海水就變成能夠直飲的淡水了。北控水務海淡團隊曾把淡化水送到北京、天津三家權威的水質檢測機構檢測,“國家要求的106項飲用水質檢測標準全都達到,部分指標還優于國家標準。”與北京市市供自來水相比,淡化海水不僅能夠直接飲用,水質安全更有保障。

海水淡化水潔凈、純度高,供給穩定,盡管尚未被廣大市民熟知,卻是業內人士眼中的“安全可靠的高品位水源”。淡化水除了可進入自來水管網作為城鎮居民生產、生活的重要水源,還能作為海島、船舶、海上平臺等主要水源,企業生產和生活用水。

很環保:終端是飲用水中間濃鹽水用于工業

海水淡化后,會產生大量的濃鹽水,如何讓濃鹽水不污染環境又能得到再次利用?海水淡化項目組結合曹妃甸當地的情況,讓本該廢棄的濃鹽水變成了一個可以循環的經濟鏈條。

國際上海水淡化技術應用最廣泛的中東地區,海水淡化后產生的濃鹽水會被直接排放回海洋,盡管未發現會對海洋環境產生負面的影響,但張一蘭認為,“如果能夠與當地企業合作,就可以把海水充分地利用起來,物盡其用。”

這座每天能夠生產5萬噸淡化海水的工廠依托曹妃甸當地的工廠和企業,建起了循環經濟產業鏈,開始為曹妃甸當地企業提供服務。濃鹽水首先進入同樣坐落于曹妃甸的三友化工,在那里濃鹽水中的堿被提取出來,隨后再被送往南堡鹽場,成為制鹽的高濃度原材料。

張一蘭說:“與直接把濃鹽水排放到海里相比,這樣的產業鏈能在最大程度上與當地企業互動,這種循環經濟也能讓企業達到共贏。”

目前南堡鹽場和大清河鹽場日接納濃鹽水能力在100萬噸以上,三友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也在建設濃鹽水資源化利用工程,采用管道將濃鹽水輸送至三友化工直接用于鹽化工生產,實施后可進一步增加濃鹽水再利用規模,可實現近期曹妃甸工業區建設大規模海水淡化濃鹽水的全部回用。

很穩定:100萬噸海淡水每日可增500萬人用水量

“缺水”是百萬噸海淡進京項目前期調研中最常接觸到的一個詞語,北京人均水資源不足300立方米,僅為全國的1/8,世界的1/32,遠遠低于國際公認的1000立方米,屬于嚴重缺水地區,是世界上最嚴重缺水的30個大城市之一。

“海水作為一種保障性很高的戰略水資源儲備,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張一蘭說,海水淡化關鍵技術已經被突破,與其他水源相比,其戰略意義更加突出。引淡化海水進京作為首都南水北調工程來水的重要補充,對構建首都多水源保障體系,確保首都用水安全,具有重大的戰略意義,同時也有利于推動北京市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

在張一蘭看來,海水淡化是一項造水工程,可增加水資源總量。海水淡化是向大海要水,無需擔心水資源的減少,且生產中產生的濃鹽水將得到綜合利用,不會對環境產生影響。“海水淡化建設周期短,可以根據用水需要靈活調整淡化規模,更有利于發揮資金的效率。”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博士林甲在對北京用水情況調研后認為,淡化海水進京在北京水資源嚴重缺乏且調水和地下水開采都面臨著諸多困難情況下,將成為北京解決水資源緊張的切實可行并十分有效的途徑。淡化海水不但增加淡水資源,而且不會受環境、天氣等各種情況影響,保障性高。

張一蘭和海水淡化團隊在研究國外的典型案例時發現,海水淡化產業經過40多年的發展,技術日趨成熟,應用地區和規模越來越大。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來,海水淡化在國際上正在呈現大規模加速發展的趨勢,同時單廠規模出現大型化趨勢。近幾年新建的海水淡化工程大多在幾十萬噸/日,可以一次性解決幾十萬到上百萬人的供水問題。

海水淡化提供的每日100萬噸水對北京意味著什么?按《北京市統計年鑒(2012)》所提供的北京人均日綜合用水量214升計算,100萬噸水相當于增加了約500余萬人的日用水量。

很經濟:成本8元/噸和自來水成本持平

規劃中,海水淡化進京項目輸送工程從唐山曹妃甸的海水淡化廠出水口開始,經唐山市、天津市、廊坊市輸送到北京市,全長約270公里。在地下將有三根管道,兩用一備,為北京及管線沿途地區每日運送100萬噸海淡水。

海水淡化工程即將開工,開工后三年,北京市民將喝上淡化水。

根據目前國內外海水淡化項目實際運行數據,結合本項目的實際情況進行測算,海水淡化廠出廠水價在每噸4.5元左右,輸送成本為2.8元至3.5元/噸,到京水價可控制在8元/噸以內。張一蘭說:“目前我國公益性水利工程,如水庫、輸水管道等建設所需經費基本上由各級財政承擔,沒有列入自來水成本,導致水的價格與價值背離。如果把城市引水工程中土地、投資、運行、管理等費用和損耗計算在內,自來水的綜合成本就接近或高于淡化水成本。”

國外海水淡化技術研究始于上世紀50年代,在海灣國家,由于傳統的水資源幾近枯竭,海水淡化發展已有較長歷史。“北控水務已完全掌握了大型海水淡化項目的核心技術,具有完整的大型海水淡化系統集成能力,在技術上可以保證項目的順利實施。”對于北控水務海淡團隊來說,技術、設備、人員等都已做好了準備。張一蘭和海水淡化團隊堅定地說:“只等發令槍一響,我們就全力起跑。”

國外海水淡化公司進軍中國的時機已到?

水資源短缺問題正成為制約中國發展的一大阻力,而中國解決此問題的決心給諸多國內外海水淡化公司提供了難得的機會。

今年年初,東英吉利大學在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上的一篇報告描述了中國未來至少15年水資源緊缺的嚴峻狀況。

東英吉利大學國際發展學院氣候變化學教授關大博認為,雖然水污染不像空氣污染那么顯眼,但它的確是中國一個嚴重的環境問題。

聯合國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擁有全世界21%的人口,但只有全世界7%的淡水資源。中國嚴重缺水,尤其是在北方。在中國的668個大城市中,有至少400座已經受到水資源短缺的影響。

對此,中國政府正謀求改變。早在2012年,國家發改委就印發了《海水淡化產業發展“十二五”規劃》強調海水淡化技術在緩解中國水資源短缺上的重要性。

彭博社4月10日的一篇報道稱,中國的國有企業和合資企業正在大力投資海水淡化項目,以緩解中國北方嚴重的缺水問題。中國政府對海水利用的專項規劃要求是到2020年,已建成項目的日均海水淡化量要達到300萬噸,這一目標是當前的4倍。

目前,天津已經擁有了一家投資40億美元的海水淡化工廠,該工廠使用以色列的設備,隸屬于一家大型國有企業,每天向郊區供應1萬噸淡水。

彭博社注意到,在工業城市唐山附近的渤海灣沿岸,又一個體量巨大的工程項目已經開工建設。即使按中國的標準,它也顯得“雄心勃勃”。到2019年,該工廠的日均海水淡化量會達到12萬噸。這些淡水資源將通過管道運到水資源緊缺的北京。

北控阿科凌公司CEOPaul Bai近日在接受彭博社采訪時指出,中國已經成為那些擁有最新技術的國際海水淡化公司最重要的目標市場。北控阿科凌是挪威阿科凌公司和總部設在香港的北控水務集團組成的合資企業,后者是一家大型國有企業的分支。

“從長遠來看中國會在我們的業務圖譜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不過目前唯一的挑戰就是價格。”他進一步解釋說,北京支付自來水供水的費用是4元/立方米,而海水淡化的成本就將達到7元/立方米。但他同時指出,在目前可用選項甚少的情況下,海水淡化仍然是不錯的選擇。

據中國官方媒體的報道,渤海灣的這個項目第一階段將在北京以東的唐山市曹妃甸區建立了一座工廠,日產淡水5萬噸,供曹妃甸區使用,工廠處理的海水來自中國東北部緊鄰黃海的渤海。第二階段渤海灣沿岸的海水淡化廠預計造價11億美元,而連接北京的供水管網長約170英里,耗資超過10億美元,這還不包括高昂的電力成本和一旦項目啟動運行后將要負擔的費用。

海水淡化技術的開發始于1950年代,近年來才多用于沙特等干旱且富有的沙漠國家。沙特阿拉伯是全世界最大的淡化水生產國,日生產能力250萬噸,占世界淡化能力的1/4。

1970年沙特在紅海岸吉達市建成第一座淡化水廠,日產能力不過萬余噸。此后陸續投資120億美元,逐步解決了這個國家城鎮和采油基地的供水問題。世界最大的海水淡化廠設在朱拜勒,日產能力80萬噸,通過長450公里、直徑1.52米的管道,向首都利雅得供水。

除了中國,其他國家,包括以色列,西班牙,美國和澳大利亞也都已建成或正在建設大量的類似項目。不過,在海水淡化方面擁有“廣泛錢景”中國,自然被國際海水淡化巨頭一直惦記著。

原標題:中國謀求用海水淡化工程 “解渴”


看了又看

鋼塑絮凝劑對水利工程處理廠的預處理視覺效果要好使于單個的預涂板或化合物絮碳化乳液

鄧書平采用聚二甲基二烯丙基氯化銨、陽離子型聚季銨鹽和粉煤灰自制新型混凝劑,復合混凝劑投加量為12g/L、吸附時間為55min、pH值=反應溫度為20℃時,印染廢水的脫色率可達99%以上。隋智慧等研究了... [查看詳情]





老11选5遗漏